最后的国门:石牌保卫战七十五周年


陈诚、孙连仲电蒋中正、何应钦转呈十八军鄂西会战 石牌战役战功卓著壮烈殉国人员潮国桢、傅秀刚、管德标等事迹电

国军官兵在鄂西前线

胡琏七十寿辰时,方天为其题字「石牌操胜算,倭寇纷披靡」

因石牌一带地势险峻,战斗开始后,胡琏命令属下兽医官崔焕芝,将师属军马集中,运往秭归,减少损失,临行之际,胡琏交付了一包私人物品,并嘱咐道:「如要塞陷落,即将这些物品寄至江西赣州建成门外,交夫人曾广瑜收。」

石牌保卫战中,第三十二团副团长李树兰临危受命,前往四方湾组织反击

最后的国门:石牌保卫战七十五周年

对兄长,胡琏更直接预言「弟守石牌要塞,此乃光荣之牺牲,兄不必悲!」可见战志坚决,「人生何处无黄土,后此惟望能代弟孝父也。」语气读来更显悲凉。


下一处战场,仍等待着他们。


石牌保卫战中,第三十二团副团长李树兰临危受命,前往四方湾组织反击


该日下午,胡琏复命令第三十一团团长尹钟岳展开逆袭,尹钟岳要求两个小时准备时间,之后果断出击,终于击退敌军,但因该团损失较大,胡琏命令该团趁夜向要塞阵地转进,以保持战力。

随后,日军分别向我第三十二团、第三十三团阵地进攻,分别被我击退,午后,我军向前方搜索,发现日军正在各地构筑工事,主动袭击敌军,日方经过数次攻击,未能一举攻克石牌要塞,除继续以炮兵对我射击毒气弹外,暂时采取守势。

崔焕芝听到胡琏话中的意思,感到如同交代遗言,不禁热泪盈眶,胡琏却笑着安慰他:「去。我平日教君等成仁取义,军人死沙场,分所当然,尔何悲为?」

任第十一师第三一团第三连中士班长的齐何全,逆袭八斗方阵地时,与三名日军肉搏,臂部受伤,日军想加以俘虏,齐何全不愿受辱,抱敌滚落深岩,当时同归于尽。

在鄂西前线,官兵们衣食同甘共苦,他们足蹬草鞋,踏着崎岖山岭,徒步赶赴前线,「国军养兵原备急难,我十一师贡献于国民革命者诚大。今当国本动摇之际,军人讲求见危授命以完成大节,部队亦须有全员玉碎的精神,始不负其神圣使命!」

抗战中的胡琏

前线官兵奋战群像


陈诚、孙连仲电蒋中正、何应钦转呈十八军鄂西会战 石牌战役战功卓著壮烈殉国人员潮国桢、傅秀刚、管德标等事迹电


第十一师虽被目为抗战的主力部队,但主要抗敌的武器,仍是近战的步枪、机枪、手榴弹,第三十一团、第三十二团分别配属重迫击炮一个营,已算是加强火力了,5月26日,因前线友军后撤,第十一师第三十一团开始与敌接战,敌航空兵力也不断临空侦察,石牌保卫战即将展开。

石牌要塞中,原本留学国外的海军军官,此时「满身土气,一身士兵服装」,炮台「穿过藤架,绕过竹丛,忽然别有天地似的显出一尊炮位。炮深藏在岩石中,炮口仅仅控制着一段江流。」在空中,中美空军也不断袭击日军,打击其攻势,飞行员们坐在简陋草棚里,等待着出击的命令;地勤人员不停运弹装弹,整补飞机;电台人员「耳朵不离耳机,手不离电钥机」,他们共同缔造鄂西会战的胜利,最终我们可见的,仅简约地化为数字:


为守石牌,胡琏立下遗书

胡琏的外表虽然平静依旧,但强敌当前,石牌更系抗战陪都重庆安危,如果地势险要的石牌要塞被日军攻克,不仅大后方将立刻陷入险境,中国在同盟国当中的整体抗战形势,也将受到严重打击,他的内心自不轻松,他寄信父亲,对自己未能尽孝,很感亏欠,并望父亲在自己阵亡后,能好好生活,了慰一桩心思:

自武汉会战以后,为阻止日军沿江上攻,第六战区利用有利地形设防,破坏前线道路,在宜都至万流江岸,设置宜巴要塞区,石牌要塞设有第一总台第一台,主要是以海军拆卸舰炮,配合十五公分重迫击炮,以及山野炮、战防炮、高射炮等,封锁江面,并筑成掩护阵地,防止日军迂回,并在周边进行布雷封锁。



国军官兵在鄂西前线

当日晚间,胡琏接到江防军兼总司令吴奇伟电话,要求再守三日,胡琏称,自己决定立拚到底,将师部移至殷家坪最高峰的白石岩,准备要塞失守时,仍可以据此阵地死守。

我今率堂堂之师,保卫我祖宗艰苦经营遗留吾人之土地,名正言顺,鬼伏神钦,决心至坚,誓死不渝。


在战斗中,日军一度由四方湾方向,意图突破我十一师与十八师的阵地邻接部位,十八师一时有溃退景象,此地如被突破,日军有可能将十一师一分为二,同时攻入我主要阵地。



全国慰劳抗战将士委员会总会鄂西会战后慰勉官兵代电

28日拂晓,激战全线展开,日军步骑炮兵约两千余人,在航空与火炮掩护下,向我守军第三十一团八斗方、南亭坡、闵家冲阵地进攻,我军依托工事,并配合重迫击炮向敌射击,日军死伤累累。

鄂西会战后,陆军第十八军军长方天荣获青天白日勋章:「确实掌握所部,坚守石牌要塞,实为本会战胜利关键,所部聚歼来犯之敌甚众,足见平日督训充分」;陆军第十一师师长胡琏亦同获殊荣:「坚守石牌要塞,誓与存亡,要塞前毙敌甚众,足见该师长勇敢果决,指挥有方。」

鄂西会战经过要图,国防部史料局调制

由于兵力吃紧,胡琏只能临时命令第三十二团副团长李树兰,率领一个排,于半个小时内赶到四方湾前线,李树兰是胡琏信任的一员虎将,受命后,因兵力捉襟见肘,只带了八名士兵,不顾危险,一路快跑十余华里复命。李树兰到前线后,立刻向溃退官兵宣布,我奉师长命令防守阵地,不论哪一部队,立刻听我指挥,如违命令,一律军法从事。

1943年5月29日,蒋中正得到胡琏率部进入石牌要塞的电报,胡琏报告「不愧为校长之学生,不污辱第十八军之历史与荣誉」,蒋中正深感安慰,「黄埔精神尚在也」;至战况最危险之际,蒋中正默祷前线战况,直至战局转危为安,他更认为,「此次成败存亡关系之重大,实不减于西安事件。」

山莽莽,阵森森,西陵峡头一征人。双肩关兴废,举国目所巡。贤哲代代有,得道无古今。战场功业垂勋久,不负堂堂七尺身。吁嗟乎,丈夫岂不立志上青云!

5月31日午夜,胡琏命令第一线组织小股兵力,分别出击,命令各组不得超过十人,夜战时果敢深入敌后,以收功效,如同三国时期甘宁劫曹操大营往事一般;等待部属凯归的胡琏,在灯下提笔,写下自己的壮志豪情:

上午11时,日军千余改攻我阵地侧翼,并以炮兵、飞机轰击我阵地,我军损失颇重,但仍封锁各山谷要道,入夜之后,日军继续夜袭,我军官兵在阵地前缘,逆袭阻敌,该日,我军伤亡连长王庭硕以下百余人。


石牌一带因为地势险峻,双方必须以近战方式争夺阵地,在战斗高潮时,各个阵地肉搏拚杀,至为惨烈。

陈诚返回恩施后,对外停止会客,对外发表战况十分慎重,不少恩施民众认为战局不利,于是携家带口,向万县、重庆方向撤退,搬运工人费用,猛涨了数倍之多,直到6月2日,中央日报发表军事委员会鄂西会战胜利电文,不少人这才放下了心,在新闻当中,石牌要塞是鄂西会战的核心关键之一:

父亲大人:儿今奉令担任石牌要塞防守,孤军奋斗,前途莫测。然成功成仁之外,当无他途。而成仁之公算较多。有子能死国,大人情亦足慰。惟儿于役国事,已十九年,菽水之欢,久亏于职,今兹殊戚戚也。恳大人依时加衣强饭,即所以超拔顽儿灵魂也。敬叩金安!

出身河北的李树兰,军人仪态十分威风,一时间,六神无主的官兵被他慑服,三四百人立刻重新听命布署,进入战斗状态,日军开始仰攻之际,李树兰命令不得随意开火,须等到敌人接近时,再用步枪手榴弹猛烈阻击,在枪火打击不到敌人之处,三峡边上的石头,也被官兵掷向敌人,成了武器之一,一番激战后,终于击退日军,巩固主阵地安全。

全国慰劳抗战将士委员会总会鄂西会战后慰勉官兵代电

至于中国官兵,于装备劣势之时,仍保持着高昂的士气,一位战地记者到恩施,亲见一名排长在出操时,问士兵「我们快乐不快乐?」士兵们高呼「快乐!」;外国记者也不禁佩服中国军队「以极简单之配备,极低劣之物质享受,转战六年之久,战斗精神仍极旺盛,实为外国军队所不能企及者。」

石牌前线激战

我今奉命担任石牌要塞守备,军人以死报国,原属本分,故我毫无牵挂。仅亲老家贫,妻少子幼,乡关万里,孤寡无依,稍感戚戚,然亦无可奈何,只好付之命运。诸子长大成人,仍以当军人为父报仇,为国效忠为宜。战争胜利后,留赣抑回陕,可自择之。家中能节俭,当可温饱,穷而乐,古有明训。你当能体念及之。徐绳祖曾为我在临川嘉麓田中买田八十余亩,又屋一栋,此事杨迈卿知之悉。徐为人重道义,必不至有变。十余年戎马生涯,负你之处良多,今当诀别,感念至深。兹留金表一只,自来水笔一枝,日记本一册,聊作纪念。接读此信,毋痛亦毋悲,人生百年,终有一死,死得其所,正宜欢乐。匆匆敬祝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