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面具第1~18集全集分集剧情 面具各人物大结局介绍


 

实际上,这真是一对假夫妻,真特务。他们行动诡秘,终日不出门,偶有出门的时候,便牵着小狗去买些熟食。丁战国派去人手盯住他们俩,趁他们出门时,潜入他们的房间里,结果搜出了长枪,这是狙击用的狙击步枪。

在这战争阶段的哈尔滨,物资特别紧张,尤其是药品,比如抗生类西药。上级派送来一批药物,还存放着,尚没有分配下去。魏一平便命令李春秋去打探这批药品存放的仓库位置与看守情况,李春秋从方医生口里得到了较为详细的消息。魏一平准备强攻,将那批应急药品摧毁。李春秋主动请战,要自己去完成这个任务。

“是啊!这段恋情结束了,他能不难受吗?能不喝醉吗?”姚兰没有再说什么。其实,此时的赵冬梅在风雪中久久地站着凝望着李春秋家的灯光,心如刀绞。

检查过老孟的尸体,李春秋和丁战国都注意到了老孟装烟丝的荷包,李春秋要先于丁战国找到老孟的媳妇,不然,自己还有可能暴露。两个人都沿着这条线索寻找了下去,结果还是李春秋抢先一步,找到了老孟的媳妇。老孟向媳妇提到过李春秋,说他们一起来到哈尔滨的,老孟还救过李春秋的命。李春秋便给了老孟媳妇一些钱,告诉她老孟杀了一个仇人,把那人的尸体扔到了车轮子底下了,那人外貌和老孟很像,公安一定会认为是老孟死了,会找到家里来的。李春秋安排老孟媳妇千万别说老孟有他这么个朋友,那样公安抓到他会行刑,他扛不住就会供出了老孟在山里躲一段时间的事。

而病房里丁战国此时正帮助尹秋萍推测着她那个出事受伤的夜里的情形。半夜里,从鼎丰酒楼见过李春秋回来的尹秋萍,迷迷糊糊中被一阵轻微的透门声惊醒,因为估计到来人是高手,追击不一定是其对手,所以她先吞下李春秋的戒指后,往床上洒酒装醉。不过,就在他看到来人背对着自己,以为有机可乘,准备击杀对方时,被来人发现后击伤了她。

 

丁战国紧接着又调查起了酒楼爆炸事件,经过排查公安局抓来了一个叫高启的嫌疑人,经过丁战国的一番攻略,这个高启的特务身份也最终暴露了。丁战国很快把高启策反了,适时地把高启放回去做自己的卧底。而在离哈尔滨最近的国民党保密局长春站,站长向庆寿带着一众亲信开会。公安局里有国民党的特务,同样在保密局也有共产党的卧底。这场争斗俨然变成了一场无间道。

再说丁战国,向高局长做了汇报,他已解除了对李春秋的怀疑,就凭李春秋舍命为他挡子弹这一点来看,他丁战国都不应该怀疑李春秋是特务。可是,高局长说,不要轻易地去怀疑一个人,但也不要轻易地不去怀疑一个人。这看似矛盾,其实它蕴含着深刻的道理,认清一个人难啊!李春秋去买黑面包,面包店主被诬陷抢邻居的手表,这让谁也得怀疑李春秋捣鬼,李春秋当时解释的则是,一次令人讨厌的巧合!

那女特务听到“粮垛里都是米”这句话后,马上答应配合丁战国。丁战国信以为真,给她弄来米饭吃,她却要吃面条。丁战国便命人去伙房做,还好心地给女特务加了个荷包蛋,没想到女特务吃完面把一支筷子插进了自己的耳朵眼儿里,动作又快又狠,令丁战国也猜不透她的心思。市第三医院是耳鼻喉专科医院,技术条件最好。丁战国马上派人把女特务送往第三医院抢救,并派出人去盯住李春秋。

第15集:通讯录唤醒叶翔 接头带来密写液

第12集:巧传句话给女特 高启敲诈要黄金

丁战国的手下真的把那天在鼎丰酒楼赊账的梁福给找了出来,高兴得丁战国屁颠屁颠地约来李春秋下象棋。李春秋则是心里如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他甚至想到了乘坐今天最后一班火车离开这个城市,或许还来得及。

第4集:验尸体发现证据 李春秋抢先一步

李春秋怀着忐忑的心情见到了和他接头的女特务尹秋萍,尹秋萍带来了上峰命令,要李春秋安排好家人,制造一场假死,然后潜入北平去杀一个故人。国民党保密局将这个计划命名为“黑虎计划”。这个计划李春秋还有一个搭档,曾经十年前救过李春秋一命的孟令喜,和李春秋一样,孟令喜也过上了安逸的生活,不愿再去过以前的那种生活。孟令喜为了逃脱命运甚至对李春秋动了杀机,可是这是命,他们只能认。李春秋很懂孟令喜的心情,他也很无奈,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安顿好自己的家人。

李春秋努力回忆着那天与尹秋萍接头的情形,用象棋摆出来当时的格局,近十年来没有行动过,他当天的失误太多了,就比如丢失戒指吧!

方黎约来李春秋,说他手里有药库爆炸案与李春秋有关系的证据,要李春秋出两根金条买他离开哈尔滨,他也正好远离了姚兰。李春秋的怒火实在是按耐不住了,发誓必须杀了这个人渣!于是,李春秋答应了方黎,约好在银行贵宾室里见面交钱,李春秋去买了一把杀猪刀。但正好遇到老孟的媳妇喊他,李春秋赶忙把她带到一边说话。原来,老孟的媳妇想请李春秋帮他找一找老孟,说家里既没有钱了,她母亲又病倒了。李春秋又给了老孟媳妇一些钱,本想杀了她以免后患,李春秋终于也没有硬下心肠来。

方黎打电话给丁战国说他知道尹秋萍吐出来的那枚戒指的主人是谁,丁战国约他在咖啡馆见面面谈。恰好在方黎就要出医院与丁战国见面时,姚兰来找方黎。他们到了他们第一次约会的楼顶上,姚兰拿出很多钱给方黎,让他离开哈尔滨。可是,方黎收了钱不仅不离开哈尔滨,还向姚兰炫耀他在哈尔滨有好多女人,都比姚兰年轻漂亮。姚兰上前继续求他离开哈尔滨,对他说如果人们知道了他抽大烟的事,哈尔滨不会有哪家医院愿意再要他当医生。就在两人拉扯时,方黎推倒姚兰,手里的钱飘落一地,有几张往楼边和楼外飞去,方黎去追着想捡回来,结果失足跌落到楼下,摔得死死的,这应该算是他死有余辜了。

再说,李春秋因为与魏站长见面而耽误了去学校参加儿子的家长会,儿子李唐被罚扫地一周。李春秋借车准备带着孟令喜去见新站长时,在孟令喜的家中墙上,他看到了一个电话号码。李春秋清楚地记得这个电话号码是市公安局张贴的布告上,奉劝国民党特务主动投案自首的电话。

第1集:保密局唤醒特务 任务突然被中断

李春秋在去上班时,发现丁战国风风火火地,像是有重大行动。于是,李春秋便去了街上,暗中随公安人员来到了一个酒楼,在里面发现了不同寻常的人群,应该是公安的埋伏圈儿。李春秋看到了魏一平和陈彬,知道了这酒楼上应该有站长与来人接头,便出去想办法。他先是买了一车子大白菜停放在酒楼后面,接着便发现有个瞎子在拉二胡,李春秋便过去悄悄地给他钱,让他对着酒楼大喊:“北京的赵秉义先生,老家来人了,让你回家!”酒楼上的魏一平刚刚与新来的三名特务一起,用黄酒调制密写液,8号密写液配置成功。一听叫喊马上意识到有危险。再说做了充分准备的丁战国,率队埋伏,准备一网打尽这帮特务,没想到被这瞎子的叫喊声给打乱,“不好,暴露了!”丁战国当机立断命令开枪抓人。

方黎到底是个人渣,他仍在琢磨借助尹秋萍吐出来的那枚戒指去害李春秋。李唐找到后,心灵受到重击的姚兰很是硬朗地去向方黎表明态度,她错了,她与方黎的关系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她姚兰来承担一切坏名声,她决不想跟方黎走,她不想毁了这个家。姚兰劝方黎离开哈尔滨,然而这小人疯狂地想害李春秋来得到钱,他是个财迷,为了烟土。

医生已把尹秋萍抢救了过来,没有了生命危险,只是能说话还需要些时日。而高启没有辜负丁战国的希望,回去后就打电话传来情报,他告诉丁战国国民党特务又准备在医院里制造更大的爆炸。丁战国听完后,脸色十分凝重。

 

第8集:姚兰出轨被发现 李春秋秘密监听

第3集:木兰县一路凶险 开始怀疑李春秋

第10集:方黎贪财坠楼亡 秘密寻找通讯录

魏一平拿到通讯后,很快破译出,这还是一个潜伏特务的名单。魏一平找到了其中一个叫叶翔的特务,也是一个特务中的精英人物,董报务,曾负责过密写工作。魏一平便派李春秋去唤醒他,通知他就说“老家来人了”。此时的公安局里正在召开高层会议,敌特有一重大计划即将实施,已经派出特务携带8号密写液的配方来到哈尔滨,接头地点在以火车站为中心,以十里路为半径的一个圆周上。

这件事更加拉近了李春秋与赵冬梅的距离,在李春秋又去找赵冬梅时,赵冬梅说她在上班,要李春秋去她家等着她,家里的钥匙在花盆下面。李春秋进了赵冬梅的房间,马上动手砸开顶棚取出了通讯录。然后,李春秋叫来人把赵冬梅的这个房间重新装修粉刷一遍,又添置了几件家具,这给赵冬梅带来了莫大的惊喜。暗暗地已将一颗芳心系到了李春秋的身上,她哪里知道此时正是李春秋要离开她的时刻,还可能是对她已造成巨大危机的时刻。

就在临出发时,李春秋突然接到黑虎计划的策划人的电话,通知他司机病了,出发时间推迟到二十九天后的除夕夜。这个神秘的电话李春秋就睡不着了,为何计划临时推迟和那个神秘的幕后策划者,让李春秋感到非常不安。李春秋有一种感觉,那个幕后人好像就在身边盯着自己。同样忐忑不安的还有孟令喜,以防事情有变,他打算将妻子春儿提前送走。

丁战国没有等到方黎,往医院去时正好看到一群人围观的方黎的尸体。这个时间里,高局长也正与李春秋见面,谈了很多工作、生活上的事。李春秋在教堂与魏一平接头了,魏一平就姚兰的事向他开导,并给了他一笔钱。魏一平与李春秋谈了三件事,一件是关于丁战国这个人,一次刺杀不成,需要另行算计他。魏一平问李春秋,丁战国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习惯或嗜好呢?李春秋说他没有发现。只知道他妻子死去多年,他一个人养着女儿,没有再找的意思。另一件事是关于老孟的媳妇认识李春秋的。第三件事是十年前老赵交给李春秋的邮局通讯录。魏一平说那个通讯录里有他们十年前来哈尔滨的计划,如果落入共产党人之手,他们都得完蛋。

那回到家的高启,正好接到了丁战国的电话,他把陈彬让他在旅社里制造炸弹的事报告给了丁战国。高启求丁战国去把陈彬抓起来,丁战国却命令人去盯住旅社的那人,就是陈彬,想抓的是陈彬的上级。

吃过饭后,姚兰去医院加班了,而李春秋把儿子带回家,在门口父子俩发现邻居家的女儿丁美兮堵在在家门口,于是李春秋就把美兮带回了自己家。美兮的父亲是公安局治安科副科长丁战国,丁战国一个人带女儿,因为他经常加班加点地工作,所以李春秋两口子经常帮忙照顾美兮,美兮和李唐也成为了好朋友。

回家的路上,李春秋心烦意乱,内心痛苦不堪,今天是多么悲情昏暗的一天啊!相濡以沫的妻子背叛了自己,亲如兄弟的朋友老郝被人杀害了。回到家,姚兰还没有来,儿子说他害怕,李春秋便陪着儿子写完作业,正好姚兰到家了,他便一个人走出了家门。李春秋不想与姚兰讲话,但离开这个原本温馨的家,能往哪里去呢?敲开了丁战国的门,两人喝着酒,聊着天。丁战国说他早就知道姚兰出轨之事,但这种事无法告诉给李春秋。丁战国劝李春秋找个茬修理修理方黎那小子出出气,与姚兰还得继续过日子。说着话,丁战国睡着了,李春秋此时反而认为,丁战国一个人过日子更显生活的简单,人也少去许多的烦恼。

 

魏一平问到寻找通讯录进行的程度,李春秋说他接近赵冬梅被姚兰发现了,魏一平告诉李春秋时间不等人,他们可没有半年几个月的大把时间让他与赵冬梅慢慢地去恋爱。李春秋加紧了对赵冬梅的攻势,他说他五年前就爱上了赵冬梅,还向赵冬梅详细地描述了赵冬梅在跳芭蕾时,他是场场都去观看的情景。后来他再去找赵冬梅,便找不到了,芭蕾舞剧团解散了,赵冬梅的男朋友死了,他也就再没有了赵冬梅的音讯。赵冬梅终于被李春秋的鬼话所蒙骗,与李春秋的关系日益亲密起来。

而此时的李春秋开车去接孟令喜一起去木兰县,没有想到老孟从背后袭击李春秋,想要了李春秋的命。搏斗中,老孟的后脑勺撞在了一个大酒坛子上,人立马昏死了过去。李春秋捆绑了他仍进了车的后备箱里,路过哨卡时被严格检查。结果因为车子没有备案,被认为不是公安局里的,所以哨兵要求检查后备箱。正争执时,丁战国路过这里,他替李春秋作了证,并搭乘李春秋的车去宾县找找尹秋萍曾经的同事了解情况。一路上,丁战国好几次都要打开后备箱,但都关键时刻都被李春秋机智地给阻止住了。

李春秋去医院为妻子姚兰送饭时,姚兰不在医院,李春秋便顺便打听了一下尹秋萍的情况。尹秋萍醒来了,但由于喉管破裂不能说话。李春秋便来到尹秋萍的病床前,用手势语问尹秋萍,他的戒指在哪里?尹秋萍用手摸一下喉咙便咳嗽起来。丁战国带人便衣进入了医院,李春秋告诉他,敌特的目标可能就是尹秋萍,这样把尹秋萍看守得如此严密,只会使敌特更加疯狂地制造混乱。

被警察送回家的李春秋还装作不省人事,等了很晚才吃饭的姚兰伺候他躺下,等清醒了,才告诉他,儿子等了他好久不愿切蛋糕,丁战国也在这里等他回来。姚兰想知道李春秋喝那么多酒的原因,李春秋只好归在感情上,说他与赵冬梅的一切都结束了。

电视剧《面具》是由知名演员祖峰、侯勇、梅婷、杜志国等主演,由楼健导演,王小枪担任编剧的年代谍战剧。

病房里的尹秋萍,在丁战国两人的眼皮底下,用让她写字的钢笔尖挑断了自己手腕上的动脉,血流如注。她是在舍命保护李春秋啊!从吞下李春秋的戒指开始,她一心赴死。虽然戒指已被李春秋换走罢了,但她身上应该还有能威胁到李春秋的东西。

丁战国调整了一下看管方向,果然有敌特混入并启动了炸弹。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还是李春秋挺身而出,排除了炸弹。这引起了丁战国的注意与怀疑。

李春秋在陈老师的夫人上街买菜时,潜入了他们家,弄乱东西,拿走了钱和怀表。最后发现了墙上陈立业划的东西,令李春秋吃惊不小,原来这个陈立业十年前就来了哈尔滨,一直在跟踪监视着自己。令李春秋不解的是,如果陈老师是共产党,为什么这么多年不抓自己呢?不是的话,他又是什么身份?为什么要监视自己呢?

回到家,丁战国和李春秋都睡不着觉了。丁战国听女儿美兮说害怕,便教给她打枪的方法,告诉女儿家里有枪就不害怕了。丁战国回忆与李春秋同车的经过,疑点重重,他便一一去印证,虽没有什么发现,但他已经感觉到尹秋萍已经与她要联系的特务取得了联系。丁战国征得高局长的同意后,准备设下圈套来逼敌特动起来,自我暴露,他已经怀疑上了李春秋。

《面具》大结局中,原本为国民党特务的李春秋,在目睹国民党的腐败和血腥政治之后,弃暗投明,配合共产党工作人员粉碎了国民党的“黑虎计划”,最终与家人重新回归平凡的幸福生活。

国民党特务丁战国的结局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