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歌剧《尘埃落定》 一曲动人心弦的高原恋歌


“要在两小时左右的时长中,把原著超过30万字的剧情充分演绎出来,我们对于小说原著中的事件、人物进行了重组,生发了一个接近原著的‘全新’故事。”重庆市歌剧院院长刘光宇介绍。

剧中除二少爷外,麦琪土司、大少爷、土司太太、桑吉卓玛、索朗泽朗、银匠曲扎、行刑者小尔依、塔娜等一班人物,都被塑造得鲜活而又真实,均带有明显的性格特征。

他认为歌剧《尘埃落定》中藏地音乐元素灵活而审慎的运用,为全剧带来了鲜明的民族色彩。独唱、对唱、重唱、合唱等多种演唱方式的交替使用让全剧音乐显得丰满而立体,使该剧具备了一部优秀民族歌剧所应当具备的丰富性和规范性。

根据阿来获茅盾文学奖同名作品改编的《尘埃落定》,以魔幻现实主义的手法,通过讲述一个藏族土司家庭的没落故事,折射出旧社会的必然衰亡。目前,该剧各类版本已在市内外演出近40场。

《尘埃落定》不仅在歌、舞、乐上达成了统一和谐,同时还运用了多媒体的虚实结合。剧中“复仇者”的三次出场都是一袭黑色披风,与之相配设计了“火”的场面。火是以黄色与红色为主色的,舞台上黄色、红色与黑色的强烈对比极具视觉冲击力,导演以这样的方式渲染了紧张、强烈的复仇气氛,强有力地推动了戏剧节奏。

仲呈祥认为,歌剧《尘埃落定》实现了由小说文本向歌剧文本的成功转化,也实现了由原著(小说)思想性、批判性向舞台(歌剧)戏剧性、歌唱性的完美过渡,这种把小说的文学思维转化为歌剧视听思维的艺术处理可称得上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再创造。

暗淡的灰是《尘埃落定》舞台的主色调,整个舞台看上去神秘、厚重又丰富多彩。接受《尘埃落定》的委托后,舞台设计丁丁多次深入藏区采风。“舞台上这座官寨的原型,就是有名的马尔康卓克基官寨。”丁丁说,通过这样的安排反映藏区生活,同时也传递出魔幻现实主义风格的隐喻。

序曲响起,大幕拉开。一个偷麦琪土司家罂粟种子的外族人被逮,拉下去砍了头。山上,麦琪土司家的傻子二少爷与侍女卓玛谈情说爱,歌声委婉动人。二少爷的一群伙伴在一旁打趣逗乐,母亲出场,怒斥卓玛与二少爷嬉戏玩耍……

徐晓钟表示,演出中,重庆市歌剧院的演员们给他带来非常大的惊喜,如扮演麦琪土司的刘广、扮演土司太太的李思琦、扮演大少爷的戴佳志等演员,都表现出了超高的唱功和成熟的舞台表现力;整场演出,导演对于群众场面的处理上非常恢弘,气势磅礴,令他印象深刻。

人物重构

中国歌剧研究会主席王祖皆称赞《尘埃落定》是一部具有整体艺术美的歌剧。他认为,这部戏作为剧作家为音乐写戏、作曲家为戏写音乐,提供了一个范本。

仲呈祥在文章中,对剧情设置、舞台设计、音乐塑造等方面均予以赞扬。

在该剧中,作曲家孟卫东以民族音乐为主线,运用独唱、合唱、重唱等演唱形式,在配器等作曲手段中,融入西方作曲特点,使其丰满而厚重。

专家赞誉《尘埃落定》

“用美声的技巧来演唱民族的东西,还能精准把握整体风格,非常难得,有这样一支队伍很不错。”乔佩娟说,与某些作品中演员“不动心、不动情,声音色彩非常单调”的表演相比,《尘埃落定》的主演们在感情表现、声音色彩等方面可谓出色。

创作出让大家唱得出、看得懂的民族歌剧

王宏伟说,他还专程去了四川阿坝,在那里看到当年土司留下来的建筑以及帐篷、酒具等日用品。通过实地考察,王宏伟对舞台上塑造二少爷的形象有了更多细节化的表达。

同时,重庆市歌剧院还打造出了小剧场版《尘埃落定》。“原版舞台设计较为复杂,不易布置,小剧场版在舞台设计上主要以多媒体为主,省去了原版的官寨等重量型道具;在时长安排上,小剧场版以主要人物的主要矛盾冲突为主,将剧情作适当压缩,让观众快速了解剧情,感受戏剧冲突。”刘光宇介绍,接下来,重庆市歌剧院将带着小剧场版《尘埃落定》走进我市各大高校,展现民族歌剧魅力。

戏剧家徐晓钟在《尘埃落定》在北京演出结束后的专家研讨会上,激动地说:“非常振奋!这部歌剧书写民族解放,这是它的特点也是它的深刻性。这样的歌剧是非常珍贵的,有文艺修养,有艺术视觉。”

“如痴、如醉、如梦、如幻,如歌、如吟、如诗、如画,蝶儿摇曳了花香,摇曳了花香,是谁在把谁,把谁牵挂……”作曲家选择带有鲜明藏民族风格的带清角的五声调式,将这段名为“情话”的二重唱写得缠绵、纯洁。

中国评论家协会主席仲呈祥观看完演出后,特地撰文《情歌一曲动京华》表达对歌剧《尘埃落定》的肯定和祝福。

歌剧《尘埃落定》于2015年开始启动相关准备工作,于2018年12月底在重庆施光南大剧院正式首演。迄今,该剧各类版本已在市内外演出近40场。

他认为,在整场演出中,导演既重视音乐和歌唱,又非常重视人物形象的塑造,两者结合、呈现得比较完美。

5月7日晚,重庆市歌剧院艺术厅内掌声、喝彩声此起彼伏。由该院创作的民族歌剧《尘埃落定》小剧场版在这里上演。

当第一幕中藏族音乐唱词“呀啦哩嗦”响起时,《尘埃落定》所呈现的藏族味道扑面而来。

本版图片均由重庆市歌剧院提供

艺术创新

剧中,二少爷、桑吉卓玛、麦琪土司、大少爷等人物的音乐形象都很鲜明,尤其是二少爷,他的音乐与他的秉性、脾气十分相投,随着其思想的变化而变化,起先是略带幼稚和纯真的“傻乎乎”的音乐,然后是富有人性感且带有“暖男”特色的音乐,最后是思想成熟后,坚信革命胜利的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