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账本]社情民意调查2017年受访群众11万人次


面访调查

与此同时,如张桂茹般的调查员,还会参与到各类社会热点问题的调查中。如近年来网约车发展迅速,市民对于网约车的态度与意见如何,就需要“张桂茹们”一一收集。

“现在的居民警惕性强,外加调查可能涉及个人隐私问题,因此并非所有人都会配合。不配合的住户,我也不会去强求。”张桂茹总结,家中正在做饭或带小孩的家庭,她都会另选时间来访:“人家本来在忙,就算抽空回答,数据可能也不会准确。”

电话调查员

“就是我们常说的满意度,当时的项目是居民对当地政府的满意度调查。”彼时大众对于统计部门的调查工作仍不了解,难免有所抵触,张桂茹记得,入户填写问卷如同在进行暗访:“实际上这种满意度调查是我们的常规项目,不仅是市民对政府的满意度,还有对市容环境、教育医疗等涉及百姓生活各个方面的调查统计。”

而在与受访者的交流中,调查员们也成为北京发展的观察者,居民手中的“小账本”,在他们的眼中变得更为立体直观。

如果说许军栋的工作,是保证记账户数据的稳定与准确,那么北京市社情民意调查中心的面访调查员张桂茹,则需要“随机应变”,因为她每一次面对的,都是不同的受访者。

“面对这个问题,我都不会直接回答对方。”住户同意了记账,保证记账的准确、准时,便是许军栋的重要工作。以居民消费为例,记账数据被分为八大类,每个大类又分出诸多小类,为保证数据的准确,一项都不能填错:“老人的大病保险,每个月只有3元,那也要单独列出来。”

可调查队的领导一看许军栋就犯嘀咕——调查员往往是中老年妇女,一来时间上宽裕,二来有着女性的细致——小伙子当调查员,许军栋算是独一份儿。

“调查员队伍是社情民意调查赖以发展的支撑力量和幕后英雄。目前,中心聘用的调查员大多已年逾半百,在民意调查战线奋战多年。”北京市社情民意调查中心主任葛艳介绍,2017年截至目前,中心已完成调查项目24项,涉及受访群众达11万人次。其中电话调查14项,受访群众近8万人次;面访调查10项,受访群众近3万人次。“可以说,正是有调查员的坚守与付出,社情民意调查工作才能获得原汁原味的百姓诉求,从而为服务市委市政府决策、为相关部门改进工作提供可靠有效的参考。”

虽然少了“邻家大妈”的亲近感,许军栋也有自己博得信任的方法,记账户有什么难处,他都会尽量帮忙。有次一位记账户家中的煤气阀门松动了,许军栋就当起了维修工,一来二去,大家终于接受了这位小伙子。如今,通州区700户记账家庭中,有40户由许军栋负责。

“以往做满意度调查的时候,确实能收集到一些意见。就拿旅游者来访北京,在接受我们调查时,都会提出很多问题。”张桂茹坦言,作为一个北京人,听到这些意见,会觉得很不好意思。然而随着意见的收集、上报,在各个部门的通力协作下,如今听到的问题,正在逐年减少:“这也说明我们的工作是有效果的。”

热线室中间,资深电话调查员应群则坐在督导席上,随机监听着这里拨出的电话。“统计调查需要的样本量不同,问卷的难度也不尽相同。一名电话调查员,一天要打几百个电话,才能做出十几份问卷。”2004年,应群成为这里的一名电话调查员,彼时社情民意调查中心刚刚成立,电话调查还是个新事物。

许军栋成为通州区的住户调查员,是9年前的事情。

社情民意调查中心工作人员介绍,面访主要分为两种,一种需要进入社区,抽选家庭填写问卷;另一种则需走上街头,随机拦截路人,说服对方接受调查。张桂茹坦言,每一种方式,都有其独特的难度。

经过了这一系列的努力后,许军栋才会反问记账户:“你看咱们这么做下去,数据是不是真实的?”

遇到政策问题不容易理解时,电话调查员的工作量也会大增,与此同时,光把问卷做完还不行:“每天我们还要抽查20%的电话访问录音,以确保调查数据的真实。”

如张桂茹般的面访调查员走街串巷,收集数据民声的同时,北京市社情民意调查中心的电话调查机房内,另外一批人正坐在电脑前,头戴耳机话筒,干着同样的工作——电话调查,一直是北京市社情民意调查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

那时的他20岁刚出头,为补贴家用,想干一份兼职。朋友给他介绍了住户调查员的工作——在统计居民收入支出的过程中,需要调查员收集记账户的数据,并保证数据的准确性。